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历史

没人知道我爱你

2018-11-02 13:20:50

没人知道我爱你

倾诉人:云菲 时间:2月4日 方式:连线 记录:爱周刊梅剑飞 本故事为保护当事人隐私,已在细节上做技术处理,文中人物皆为化名,请勿对号入座 人物:云菲兴权 关键词:出差 主题:虽然我想见兴权的初衷是找个人倾诉烦恼。可是他的到来,抱着安慰我的目的前来,同样抱有其他目的。我无力拒绝,唯有不自在地配合。 曾经收过他送的玫瑰 老公知道我要去内蒙古出差,反应是问我:“你和谁一起去?” “一大帮人呢!”我当然不能说实话,其实公司只安排了兴权和我搭档。他曾是我的实习生,这几年努力进取,深受领导器重,很有上升潜质。 兴权比我小五岁,他结婚两年了。想起几年前他刚到公司实习时的青涩与胆怯,他已今非昔比。脸上的稚气褪去,谈吐自信,充满智慧。 私下里,兴权喊我姐姐。他的嘴很甜,姐姐长姐姐短。逢年过节送点小礼物。2011年情人节,我收到过一束玫瑰,没有署名。今天方知,这是兴权的杰作。 抵达呼和浩特第二天,我发低烧。起初没和兴权说,我忍住不适投入到工作中去。晚上还喝了些酒。回到酒店,我头重脚轻,虚弱得快要扶墙走路了。 兴权住在我隔壁房间。晚上9点左右,他摁响门铃,迟迟不见我开门。打我问我是不是出去了。我有气无力地说:“有事吗?”他说:“下午看你脸色不好,问问情况,那里不舒服吗?” 我打开门。兴权惊呼:“你生病了!走,去医院。”我摇头,刚吃完药。 这一夜,兴权坐在床边的沙发上,守护着我。我睡睡醒醒。 我们面对面尴尬地坐着 北方夏末的夜晚,阴雨绵绵。我在被窝里瑟瑟发抖。 好像是做梦,此时回忆那一夜,几乎分不清那些是梦那些是真实场景了。 后来,兴权隔着被子抱住我,他也在发抖。再后来,他和我共盖一床被子了……我小鸟依人般地卧躺在他怀中,舒服多了。被窝里渐渐温暖。也许是药效终于开始发挥作用,我睡得踏实了。 天亮时分。我醒来的瞬间,有种错觉,以为自己睡在南京的家中,抱着我的人是老公。 没过几秒钟,我清醒了,认识到现实环境的特别。尴尬、羞愧,一动不动,谨小慎微地呼吸。 我希望兴权悄悄地消失。他睡得正香。我只能在装睡中数着时间流逝的分分秒秒。 大约半小时过后,兴权轻轻抽动手臂,掀开被子,蹑手蹑脚地下了床。 漫长的一夜,他紧紧地抱着我,没有脱衣服,没有做任何越轨的举动。 又过了一会,他打来说:“烧退了吧?感觉怎么样?起床吃早餐去。”我说:“你稍等,我先洗漱。” 在餐厅,我们面对面坐着。吃早餐

装载机变速箱
早餐早点培训
超纯水设备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