潮州信息港

当前位置:

笔尖桃花渡小说江山文学网

2019/07/14 来源:潮州信息港

导读

晋太元中,武陵人,捕鱼为业。缘溪行,忘路之远近。忽逢桃花林,夹岸数百步,中无杂树,芳草鲜美,落英缤纷。渔人甚异之,复前行,欲穷其林……【桃花

晋太元中,武陵人,捕鱼为业。缘溪行,忘路之远近。忽逢桃花林,夹岸数百步,中无杂树,芳草鲜美,落英缤纷。渔人甚异之,复前行,欲穷其林……【桃花源记】摘自《陶渊明集》  ----------题记  一   我这里说的桃花渡指定在湖南常德的桃花源。  桃花源不远处有一条江,名叫沅江。那儿在很古的时候摆了一个渡。这个渡离桃花源的桃花洞不远,名叫桃花渡。桃花渡,一艘小木舟,一个人,每天,迎来送往多少南来北往客?  有一首童谣,这里的孩子们每天跑来跑去的唱:“桃花结,桃花渡,桃花开了有人哭;桃花劫,桃花妒,桃花不见君如故;桃花开,桃花符,朵朵桃花无人顾……  每天,过渡的人们都管摇渡船的的老头,叫陶老头。老一些的人管他叫“陶子。”大意听着像桃子。  陶老头是一鳏夫,每天早出晚归,独来独往,沉默寡言。  每当天将黄昏的时候,陶老头坐在渡船头,吹一管竖笛,那笛声,如泣如诉,如思如念,如呼如唤,笛声幽幽入耳,叫人不由得心中伤怀……  许多人对陶老头的鳏居不得而知,只是心中猜疑,这个人在年轻时定有一番刻骨铭心的情事,那是怎样难以忘怀的情事?我们不妨随老陶的笛音去追寻……  六十年前的老陶,还是一个十九岁的毛头小伙,那时候的老陶,母亲管他叫“陶子”。陶子父亲早年过世,剩下母亲与陶子孤儿寡母度日如年,陶子慢慢的长大,在近十岁的时候,去给当地一个叫郭仁义的富人家放牛,报酬是每个月底十个铜板。  郭仁义名叫仁义,其实穷人背地里都叫他“割仁义,”说他没有一点儿仁义心肠,专门整穷人,不留情面。  话说陶子给郭仁义家放牛已经快十年了,没有出过什么大的差错,郭仁义也每个月兑现给陶子十个铜板。有一天,刚满十九岁的陶子,照例去拿每个月的十个例钱,猛抬头一眼望见郭仁义大厅中央挂着一幅仕女图。  图中美人手拿团扇,扇面是一幅古色古香的牡丹图,拿扇的那只胳膊如莲藕般的白皙圆润,乌云鬓下美人脸盘如满月,桃花粉面,眉似柳叶,凤目传情,睫毛弯弯,眼波盈盈如水流转,脖颈一串珠链,有一翠绿吊坠直抵胸部中央的凹处,而凸起的部位是两个如白玉桃般的酥胸啊!任何男人看着都难舍难分,令人恨不能扑上去吸允两口蜜汁……正在这时,只听见郭仁义咳嗽一声,陶子才回过神来。郭仁义递给他十个铜板,陶子再不走就说不过去了,于是极不情愿地转身走了。临时还回头望望,却已经看不清楚那幅画了。  那幅画当时就把陶子看得呆住了。后来陶子心想:世上哪有这般可人儿,若是自己遇见岂不三生有幸!  接下来,陶子一样按部就班地每天赶着牛群进出于郭仁义家。有一天,陶子把郭仁义家的几十头牛赶去山下的沅江边,那儿有青茂的草,沅江的水也更清澈,这是放牛的场地。  陶子把牛赶到草地上,躺在河边的沙滩上晒太阳,天气暖暖的,很容易使人疲倦,加上陶子一大早赶几十头牛也算累的,端公自然就找上了他,陶子昏昏然睡去,恍然走入一个开满桃花的胜境……  这儿桃花艳如红霞,芳草凄凄,繁花似锦,一条清亮亮的小溪流,两边桃花夹岸,溪水清澈见底,有一群鲤鱼游来啄那些漂着的花瓣,有飞鸟清脆的鸣啭……陶子如入仙境,四下张望着,正在这时,一个苍老的女人声音响起,似乎在叫他:“桃子,桃子……你在哪儿?”  陶子一路寻去,一路应着,却无人出来相见。继续一路寻声而去,只见一雕楼画棟般的阁楼出现在正前方,陶子被这如画的景致迷住了,很好奇,心想,哪儿来的这般仙境,何不好好游玩游玩?就走进了那栋画楼。进屋才发现,房内的陈设极其优雅别致,一应青色的紫檀木家具以及紫檀木的屏风,壁上偶尔挂了几幅书画,古香古色,清幽宜人,一尘不染,再进到里面一间房内,却是珠帘漫卷,幽静温馨,地上有厚厚的地毯,踏上去毫无声息……正踌躇间,另一个曼妙而清脆的女子声音传来。  “是谁在那儿?”  陶子透过重重珠帘,恍如有位仙女般的人儿,在雾气阑珊的帷幕里沐浴。陶子恍惚在哪儿见过?苦苦搜刮脑海里面的记忆,恍然大悟,此女就是上次见过的那副画面上的女子……陶子突然满脑子的陶醉,沉迷,而他分明又很清醒,我是不是在做梦?眼见得那女子如满月的粉脸,脖颈,以及粉藕般的手臂和白玉桃似的酥胸,这一切都似曾相识……更加令陶子沉醉的是,她那如白玉蜜桃般酥胸上的那两粒粉红的樱桃,男人的本能反应,让陶子看得不能自持……  就在这时,陶子突闻得一句娇声询问,尴尬至极,也不敢回声,怕辱没了人家美人儿。这时候,刚好那个叫桃子的老女人声音也跟来了:“桃子,你刚才说啥?需要啥?我给你拿去!”  女子应到:“嬷嬷,我要的迷迭香呢?”嬷嬷回:“拿来了,在边儿上呢!”然后,女子沐浴毕。穿上浴袍,走出了帷幕……  那是怎样的一个美人儿啊!腰肢似弱柳拂风,一双凤眼含愁,眉目传情,白玉一样的肌肤,粉面如荷……如要用文字来描述她的美,尽可用世上美的文字也难描绘她的三分之一。这一切尽数被陶子看在眼里,心口不停地“咚咚……咚咚……”跳如脱兔。  就在这时,耳听得那女子跟嬷嬷说:“今天,我们这儿好像来了生人,我闻着气味有些不对,嬷嬷,你发现什么异样了吗?”  嬷嬷说:“是啊!刚才我叫你的时候,好像有一个男人的声音应答,我以为是耳朵出了毛病哩。”  “哦,是这样啊,那么真的来客了!”  这时候的陶子如果再不现身,就很失礼了。于是转过一道廊檐,撩过珠帘,战战兢兢地出现在美人儿面前,立定,却不敢抬眼再看,面红耳赤,低头只看脚面,抖颤着声音:“小……小生冒昧闯到这儿,这……这厢有礼了,还望……望小姐嬷嬷恕罪……”  二  只见嬷嬷厉声呵斥道:“大胆贼人?竟胆敢闯进小姐闺房……”  那叫桃子的小姐摆手止住了嬷嬷的断喝,满脸的好奇和询问之色表露无疑。眼见得跟前这个还有些稚嫩的小伙子,一脸的红晕和难为情,国字型的脸庞,高高的鼻梁,浓眉大眼,高大的身架粗壮的胳膊腿脚,一看来人就是一老实人,心中似乎有所触动,小姐越看越欣喜,越看越满面红晕。  “你是何人?为何来到这里?”小姐柔声问。  陶子见小姐有意询问,答道:“小……小的也不知为何来到了这里,只是听见有人叫我名字,就应声而来,并无其他不……不轨之心。”  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桃子小姐见他如此说,一脸的诚恳,心里愿意相信他的话。  “小的贱名陶子……”不待他话完,嬷嬷大怒道:“居然敢辱骂小姐闺名?讨打!”说着就要上前……  小姐继续摆摆手,令嬷嬷退到一边,好奇地问:“你也叫桃子?”  陶子说:“不敢,我家父姓陶,大司马陶……陶令公的陶,家母叫我小名陶子。”  “原来此陶非彼桃,很巧了,一场误会而已。”桃子小姐若有所思地说。  然后小姐询问了陶子的年龄和许多家事,以及他的现状。待陶子说完自身的现状时,才猛然想起散放在江边的那几十头牛,心中突然火烧火燎地着急起来,说不能陪小姐闲聊了,自己放在沅江边的还有几十头牛,恐怕会出大事,说着转身就要离去。  小姐闻听此事,掐指一算,脸色陡变说:“你现在回去恐怕为时已晚,知道在我这儿一天是多久吗?”  陶子一脸的茫然:“敢问小姐多久?”  小姐答道:“一年。更何况你来我这儿也有三个时辰了,在你那里应该是三个月以后了吧!”  “啊……”陶子大惊失色。如果那些牛出事,自己又不在了三个月,家里的母亲会怎样?他想都不敢继续想下去……  陶子的脑子突然清醒了,耳听得桃子小姐轻轻地说:“你还不如在我这儿安安心心的帮我做些事,我绝不亏待于你!”  话音才落,只见小姐跟嬷嬷招招手,嬷嬷走近小姐身边,小姐红着脸对嬷嬷耳语了一阵。开始见嬷嬷听得有些心急,连连摆手,后来见嬷嬷极不情愿地走到陶子身边说:“恭喜你了,我们小姐有意与你结为秦晋之好,你可愿意?”  这好事来得也太突然了,虽然陶子自从见到桃子的眼起,就从内心爱慕着小姐,可百善孝为先,今儿若不回去,母亲还不定遭何不测?在这心急如焚的情形下,何来心情谈论秦晋之好!?陶子虽然没读书,但在看戏文的时候,那古人前传后教的礼数大多都懂得。  陶子内心翻滚着巨浪,辗转几圈后,转身突然一头给小姐跪下:“你我二人算是有缘,今儿一见更是倾心相投,小的倍感荣幸,如不嫌弃,等我回家安顿好家母,再来与你相聚,小的姓陶不是遇事逃跑的逃,如若家母都不照应,只贪图自身安乐在外,恐怕也有负小姐厚爱。还望小姐成全小的一片孝心为上。”陶子在大事面前,大脑已然完全清醒,说话不再结巴,一副大义秉然的模样。  嬷嬷没想到这小伙子心底一片赤诚,主动也跟小姐打起了圆场。桃子小姐一想很对,一个对母亲都不能照顾的男人何存有心照顾他人呢!就跟嬷嬷商量,该如何送陶子回去?  如此这般,陶子在嬷嬷的护送下,来到了一个悬崖边。  嬷嬷吹一声哨子,一只雄鹰从崖坎上放下一个木船,然后嬷嬷要陶子把木船放到白天看见的桃花溪里,叮咛陶子,如果还想来这里跟桃子相聚的话,就千万别回头望,一直往前划,到了沅江边上背对着河水喊三声桃子,然后再下船;嬷嬷还叮咛陶子,若再来这里的时候,要他在沅江边找到桃树林,从右往左数三棵桃树,在第三棵桃树从下往上数的第三个桃树枝,握住喊三声:“桃子,开门!”你才能再回到这里!  三  话说陶子回到沅江边,背对沅江水喊了三声桃子,下了船,木船就顺水飘走了。  陶子上岸一看,哪还有走时的模样,季节早已更替,去时还绿草遍地,回时已是衰草满坡了。眼看天色将晚,陶子急匆匆往家赶。  才走近村口,就看见隔壁家的旺财朝自己跑了过来,眼色极为不安,旺财一把拉住陶子往一颗大槐树后面躲去。原来,以前陶子一有好东西就给他儿子阿宝留着,这次陶子无故失踪三个多月,可令那孩子想念了。  旺财告诉陶子,一定不要回家去,"割仁义"让人在他家里守着呢!家里都被捣的稀烂了。  陶子问自己母亲呢?旺财叹了口气,慢悠悠地:“你母亲……她……已经归西了。”  一句话把个陶子的眼泪一下给桶了下来,旺财使劲捂住陶子的嘴,不让陶子哭出声,连连说:“你哭!你哭!就知道哭!早干嘛去了?你走后,割仁义家里的几十头牛走散了大半,割仁义带来一帮狗腿子来你家找你算账,找不到你就拿你娘出气,你娘是被割仁义活活逼死的,这会儿你现身那还不是自投罗网?!”旺财急得跟什么似的。  陶子哽咽着,眼泪滚滚而下说:“那……我娘的后事我得处理才安心啦!”  旺财:“你娘的后事由我和几个街坊邻居帮忙买了一副棺木,给埋到离沅江不远的老鹰岩了。”  陶子一头哭倒在地:“旺财哥,我替母亲谢谢各位街坊,陶子一定不忘你们的大恩大德,以后一定会报答你们的。”  “都是一堆一块儿的人,别说那么见外的话,人活在世,谁都保不齐哪天有难处……”旺财也跟着陶  子眼泪汪汪,但是接着问道:“你以后打算怎么办?”  “我,现时哪来打算?可怜我娘她才走,连个守灵的人都没有。”陶子流泪着答。  “守灵?你现在别去,若果真去,也许会被割仁义抓个正着。”  “不去为母亲守一天灵,我这心里实在愧得慌。”陶子说。  “你实在要去也得后半夜去,天不亮之前离开,不然,后果不堪设想……”  陶子点点头,旺财从怀里摸出两个馍要陶子接着:“猜你还没吃饭,带着充饥吧!”陶子转身消失在了夜幕里……  再说郭仁义家,因为几十头牛的惨重损失,事发已经几个月过去了,现今却找不到造事主陶子,虽然手下去他家里逼死了老婆子,损失还是无法弥补,还落得个恶人的名声。郭仁义这么多年在本土苦心经营的假仁假义手腕,在一夜之间报销,这让郭仁义有苦难言,两头受损,越发胸中郁火上剩,非要找到陶子算账不可,哪怕他不能弥补损失,也要找到他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然后再结果了他!  郭仁义正在家中烦躁得像热锅上的蚂蚁。突然手下说有眼线来报,陶子出现了,问要不要立即把他抓起来。  郭仁义来回踱着步,想了想摆摆手说:“不忙,叫人跟着他,先别惊动他,看他到底住哪儿,往哪儿去?一有情况及时禀报。”手下“喏”一声退了下去。  郭仁义翻来覆去的设想,陶子到底干什么去了,如果说陶子是把牛赶去卖了,那么他为何不把牛全部赶走呢?再说他要卖牛那么大的举动,就不考虑老母亲还在此地,而独自逃跑吗?摇摇头,这事好像不能成立。其实这样的设想已经在割仁义脑子里过虑了几十遍。  如果那些牛不是他赶去卖了,那么陶子他本人到底干啥去了?这些都是谜团,没见着陶子本人以及没了解事发当日他的行踪,是无法解开的。陶子现在既然已经回来了,极可能知道老母已去,肯定是千方百计躲着找他的人了。眼下能做的就是稳住陶子,跟住他的行踪,也许终还能找回损失的牛。 共 17126 字 4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

逆行射精治疗方式多 能够任你选
昆明哪家治疗癫痫专科医院好
癫痫疾病有哪些症状
标签

上一页:毕业宣言

下一页:希望是生命的源泉7z
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