潮州信息港

当前位置:

梦之缘

2019/09/14 来源:潮州信息港

导读

摘要:本文根据民间传说而编,流传于衢县、江山一带。浮石潭,黄陈岗,皇避山,过溪王等地名由此而来。 时间:明朝正德年间地点:江山人物:

摘要:本文根据民间传说而编,流传于衢县、江山一带。浮石潭,黄陈岗,皇避山,过溪王等地名由此而来。 时间:明朝正德年间

地点:江山

人物:朱厚照曹丞相朱寡妇二百五等若干人

场访美

第二场投宿

第三场追杀

第四场勅封






场访美

朱厚照:(白)朕乃大明第十一代正德皇帝朱厚照是也!初登龙位,依先皇惯例,大赫天下。减租免赋,人民乐业,四海清平,至今三年,深居皇宫。近日常作一梦,连日相同,主何吉凶?不免宣钦天监,圆梦一番。(外宣钦天监)
钦天监:(拜舞起居毕)陛下宣微臣有何旨意?
朱厚照:朕自登基以来,三年如常,不知何故,近日时常作梦,三日相同,有何吉凶?
钦天监:微臣愿闻陛下之梦。
朱厚照:朕梦四周环山,一女子对朕掩脸哭泣,此何意也?
钦天监:启奏陛下,四周环山者,乃乡下也,女子哭泣者,乃悲喜之象,据臣所算,陛下有临幸乡下女子之征兆。
朱厚照:朕后宫佳丽三千,前岁又征民间美女一万,岂稀罕乡间一女子乎?
钦天监:花无百日红,人无千日好。民间更有姿色佳人,常人无福,专等陛下临幸,此乃姻缘,亦是天意。
朱厚照:朕之江山,疆土辽阔,该当驾临何方,遇此佳人?
钦天监:臣夜观天象,星宿分野,帝星旺于江南,宜往浙江江山。
朱厚照:朕轻万乘之尊,蹈不测之险,岂能为一女子而千里迢迢,有何益乎?
钦天监:陛下微服私行,一则体察民情,于国有利,一则可遇佳人,万千之喜,一举两得,有何不美!
朱厚照:爱卿此言,颇合朕意,汝随朕走一遭如何?
钦天监:微臣愿效犬马之劳。
朱厚照:(在路非止一日,来到江山)善哉!江南孔圣乡,江山琼瑶境。
钦天监:陛下洪福,河山万里,皆属君家。
朱厚照:呀,此境此景,朕似曾见过来。
钦天监:梦如人生,人生如梦,信不谬乎!
朱厚照:此处叫何地名?何处安身?
钦天监:近水知鱼性,近山识鸟音。欲知何名,微臣去问山野村夫。(见一樵夫担柴迎面而来)
樵夫:回客官,此处名叫“大劳”,再行四五里,便是长安,可供客人食宿。(言毕即去)
朱厚照:爱卿,打探的如何?
钦天监:陛下,此地名曰“大牢”,人烟稀少,万事不妙。再行数里,便是长安,即有客栈。
朱厚照:天色不早,宜速前行!
钦天监:(见一客栈,主仆二人昂首而进),主人家,俺乃经商过客,可有上等好房,借宿一晓,银钱照付。
店主人:回客官,山野小店,窗明几净,安心食宿,勿必担心。
朱厚照:主人家,快将酒食来!
店主人:客官勿躁,(回首叫道)小月,快来侍客!
冯小月:客官请用茶,酒菜片刻就来。
朱厚照:啊呀,好个妙人,若非梦中见,疑是天上仙!
钦天监:深山有女谁人识,金屋藏娇君王家。
朱厚照:主人家,这是你家闺女么?
店主人:回客官,正是小的女儿,姓冯名小月,年刚十八岁。
朱厚照:如此美貌,如何舍得做这等差事,岂不糟蹋了她!
店主人:不满客官说,小子一家三口,日子颇颇得过,全凭小的女儿容貌!
朱厚照:此话怎讲?
店主人:远近客人,闻知小女容貌,皆来光顾小店,因此生意兴隆。
钦天监:主人家,我这位官人,家财万贯,富可敌国,如你女儿嫁与他,包你丰衣足食,荣华富贵,你可肯么?
店主人:小子只此一女,不肯远嫁,如肯入赘,有何不可。
钦天监:主人家如此直爽,我便是媒人!
朱厚照:事不宜迟,择吉成亲!
店主人:如此妙,免生事非!
正是:有缘千里来相会,无缘对面不相逢。


第二场投宿
朱厚照:驻跸深山百日整,深居简出如修行。可不闷杀人也!
冯小月:官人近日心情郁闷,容颜少展,不如去城里散散心,如何?
朱厚照:正合我意。
钦天监:陛下,臣夜观天象,罡星在西方,太白临于此地,近日合当有危,不宜出行!
朱厚照:今去城里游览一番,明早赴京,行藏谨慎,口舌紧闭,有何不可?
钦天监:微臣听命。
朱厚照:江山秀丽,佳人无双,可谓双绝矣!
钦天监:我主洪福,天下无人可及。
朱厚照:东山行,西山游,风景这边独好。
钦天监:旦出行,暮归休,今夜投宿谁家好?
朱厚照:爱卿,雷声震震,天将落雨,下山去罢。
钦天监:陛下所言极是,(言未毕,风雨急骤)陛下,前面有座茅房,且避片刻。
朱厚照:(主仆二人进入茅房)搅扰主人家,暂避风雨如何?
朱寡妇:客官不必多礼,谁人顶着房子走哩!
朱厚照:主人家贵姓?
朱寡妇:免贵姓朱,丈夫已故,与子相依。
朱厚照:呀,如此说来,五百年前与我乃是同宗!
朱寡妇:客官因何至此?
朱厚照:只因贪看山色,不料因雨而至。
朱寡妇:(见天色渐暗,雨不停,客不走,面露难色)不瞒客官说,寡妇人家,恐惹是非,妇道家做主不得,待痴子砍柴回归,与他相商,得他肯时,食宿不难。
朱厚照:大姐明理是非,汝子回归,只言我是你的堂弟便了。
朱寡妇:(容颜舒展)阿弟所言无差。(即下锅做饭,苦无菜蔬,即将母鸡一只宰杀)
二百五:(白)风云雷雨满山头,未见佳人分外愁。门窗紧闭影不见,浑身落得水浇透。在下二百五,砍柴谋生,只因曹府有个 ,生得如花似玉,美貌无双。俺每每见了她,恨不得搂一回,抱一回,亲一回。一口涎吞在肚子里,俺每日打好柴,都要躲在树丛中,饱看她一回。今日好不晦气,刮风下雨,那 将门窗紧闭,俺连影子也不见她一回,好不懊恼也。(至自家门首,放下肩中柴禾,喊)娘,煮得什么东西香喷喷的?
朱寡妇:嗳,痴儿,你不晓得,娘将母鸡煮熟了。
二百五:(一脚踏进家门)娘,哪来的母鸡?
朱寡妇:痴儿,你不晓得,家里来了客人,娘将母鸡宰杀了。
二百五:休休休,如何宰了俺的婆娘?(放声悲哭)
朱厚照:呀,后生,此话从何说起?
二百五:客官,你不晓,俺这下蛋母鸡,养一年,好,蜉出小鸡;再一年,好,卖了,换只小猪;养一年,好,生下小猪;再一年,好,卖了,换只牛犊;养一年,好,生下牛犊;再一年,好,卖了,可娶得个婆娘。
朱厚照:哦,如此说来,极是有理,果然是我等的不是了。
朱寡妇:痴子,你不晓,他是你的亲娘舅,如何说出这般话儿来?
二百五:娘,您百年善终有依靠,俺百年终身依靠谁?(言罢又哭)
朱厚照:贤甥休得悲伤,你终身大事,包在我身上!
二百五:此话当真?
朱厚照:绝无戏言,不知贤甥附近可有中意的女娘?
二百五:(沉吟良久)有便有,只恨难以得手。
朱厚照:谁家小娘,凭的高不可攀?
二百五:曹府的千金 。
朱厚照:莫非是解甲归田的曹丞相——曹成的闺女?
二百五:阿舅一猜便着,您如何晓得?
朱厚照:那曹成昔日与我同朝为官,明日与你提亲罢了。
二百五:苍天有眼,皇恩浩荡,愿阿舅福如东海,寿及南山
正是:山穷水尽疑无路,柳暗花明又一村。


第三场追杀
朱厚照:(天明)贤甥,取笔来。
二百五:阿舅,将笔何用?
朱厚照:我修书一封,与那曹成,着他将女儿嫁与你!
二百五:笔无有,树枝如何?
朱厚照:取墨来!
二百五:墨无有,铁锅烟灰如何?
朱厚照:取纸来!
二百五:纸无有,手掌如何?
朱厚照:贤甥听着,午时过后,你便可去那曹府提亲。倘若问起我之去向,切勿对他实言,只可言书写者已去三日了,你可依得么?
二百五:听凭阿舅吩咐,俺依得!
曹丞相:(白)老夫姓曹名成,年纪五十挂零,本贯江山人氏,曾仕大明弘治皇帝丞相,不料先王驾崩,传位当今皇帝朱厚照,奈何一朝天子一朝臣,将老夫解甲归田,俸禄剥夺。可恨可恼!
家丁:(慌张而进)禀告主人,门外有一竖子求见!
曹丞相:带进来。
家丁:竖子不肯,定要主人外出迎接。
曹丞相:有这等怪事,岂有此理!(踱出门外)
二百五:岳父大人在上,小婿这厢有礼。
曹丞相:咄!大胆狗才,姓甚名谁,谁人指使你前来求亲?
二百五:是俺娘舅指引。,将左手举起,只见“正德缘媒”四字)
曹丞相:书者何等模样?今在何处?
二百五:三络胡须,白净脸皮,已去三日。
曹丞相:呔,大胆狗奴,为何撒谎?
二百五:果真如此,不曾撒谎。
曹丞相:狗才,瞒得了别人,怎能瞒得了老夫!为何三日,字迹未干?
二百五:(见事戳穿,只得实言)果然刚去,小的便前来了。
曹丞相:左右,与我拿下,砍了!
二百五:冤枉,小的何罪?
曹丞相:难恕有罪无不罪。(随即召集家丁,捉拿朱厚照)
朱厚照:步出城外两三里,忽闻背后马蹄声(回首一望,只见尘土飞扬,遮天蔽日)
钦天监:陛下,大事不妙,祸事来了。
朱厚照:何以见得?
钦天监:必定是那小子,忍性不住,去向曹府求亲,曹贼带领家丁,捉拿来了。
朱厚照:啊哟哟,这可如何是好?
钦天监:势危矣,速走。
朱厚照:心头跳,双足抖,如何将路走!
钦天监:陛下休慌,前面有棵大树,暂避一时。
朱厚照:躲避不了,眼前气势,寸草难留!
樟树神:(白)平生从幼长,岁寒不知年。村妇信有神,纸烛常相敬。我乃千年老樟树是也。集山川之灵气,得日月之精华。村妇常将祭品供给。遂能招风呼雨,佑护黎民。今日得知,正德皇帝有难,曹丞相欲谋他性命。小神须助他一臂之力,帮他逃过这一劫!(只见怪风骤起,昏天黑地)
曹丞相:诸位听着,有人活捉正德者,赏千金,封万户侯。
众家丁:(人人奋勇,气势汹汹)啊呀,好大的风,好大的雨。(吹得众人步履维艰,人仰马翻)
朱厚照:天可怜见,躲过这场灾祸。
钦天监:陛下休慌,趟过溪去,便有望了。
曹丞相:过溪者王,王已过溪矣,活捉者重重有赏!
江神:(白)我乃须江之神也,掌四时八节之水流,管一江鱼鳖之性命,供万民日常之饮用,济两岸柳树之生长。昼行夜流,川流不息。今日得知,当今圣上朱厚照落难此处,乃我神之责任,小神当全力而为。(唤)老龟何在?
老龟:神主唤我,有何差遣?
江神:今日人皇朱厚照被贼人追杀,落在水中,你须背负他,救他性命,不得有误!
老龟:老臣千岁了,何时有误差事?(笑着去了)
钦天监:陛下,你看江上划来一条小船。
朱厚照:渔翁速来救我!
渔翁:男子汉不会浮水,怎不知水之深浅!
钦天监:老丈,此乃当今圣上,今被贼人追赶,你若保驾,其功不小!
渔翁:小民愿为圣上效劳,请上船罢。
钦天监:陛下自重,微臣从陆上行走,引开贼人。
朱厚照:爱卿速去州府搬取救兵,前来救驾!
众家丁:(江上无船,只得沿江追赶)朱厚照,今日看你往哪儿跑!
朱厚照:(江水急流,贼人无策)过溪王,王过溪,江山坐定也。
曹丞相:(追赶半天,不能捕获,只得下令)放箭!
朱厚照:(见船着火,渔翁中箭而亡)天乎!天乎!大明江山断朕之手!
老龟:朱厚照,俺来救你(只闻其声,不见其人,江上浮出一块巨石)
钦天监:天兵已到,逆贼休走!
曹丞相:撤退!
正是:圣天子百灵助威,忤逆臣四处逃窜。


第四场勅封

钦天监:打江山,扫障烟,捉丞相,擒拿反贼。
众官兵:小的斩获贼人三千。
钦天监:主犯曹某何在?
众官兵:曹贼未获,下落不明。
钦天监:生则见人,死则见尸。掘地三尺,与我擒来。
众官兵:遵令!(四处寻找,苦无踪影)
八哥:曹丞相,藏何处,我知晓,何不问我!
众官兵:你这八哥倒会说人话,道出来,给你谷米吃。
八哥:放我出来,指引与你。
众官兵:(将笼子打开,八哥飞出)八哥,曹丞相,行藏何处?
八哥:曹丞相,荷叶底。
众官兵:(见池塘一荷叶背面朝天,官兵疑心,掀去荷叶,露出头来)逆贼,这回叫你龙王不见见阎王!
天使:(手捧圣旨)念曰:奉天承运,皇帝诏书,大明正德皇帝云:朕落难之时,得山水之情,草木之义,救驾有功,功不可没。老虎山勅封皇避山,江东勅封过溪王,椿树勅封树……
以示皇恩浩荡。永远怀念,传名万世。钦此!
樟树:怨恨君王太荒唐,勅封椿树作树王。张冠李戴无奈何,有功无禄令人伤。气煞我也!
椿树:时也,命也,运也,哈哈哈……
(完)

共 44 7 字 2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剧本用凝练、明晰的语言讲述了大明第十一代正德皇帝朱厚照,因思美、访美、为二百五做媒而遭遇奸贼曹丞相的追杀的故事,情节离奇惊险,人物也极富个性,富有戏剧性,结局也发人深思,是一部挺好看的舞台闹剧。推荐阅读。剧本不足之处,场次的划分应再加斟酌!【编辑:笑天】
1 楼 文友: 2015-06-12 21:1 :57 剧本故事情节离奇,剧本人物富有个性,语言精练、唯美。欢迎赐稿! 中国现代作家协会会员,河南影视家协会会员,卢氏作协顾问,副教授。
回复1 楼 文友: 2015-06-1 1 : :22 谢谢编辑点评,祝身体康健!工作愉快!一岁宝宝近不爱吃饭
快的止泻方法
孩子小便黄
宝宝口臭是什么原因
标签
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