潮州信息港

当前位置:

檀香离恨天上话尘缘小说江山文学网

2019/07/13 来源:潮州信息港

导读

时过境迁,一切不可能再回到从前,轮转寻回。若生命的历程中真有如果,我愿她重活于人间。若果真有上苍的存在,我愿用一世光明换取她生命的延续。假设

时过境迁,一切不可能再回到从前,轮转寻回。若生命的历程中真有如果,我愿她重活于人间。若果真有上苍的存在,我愿用一世光明换取她生命的延续。假设、如果、幻想,可惜这些只是空想,只是乌托邦也!  月光淡淡,倾洒在谁的身旁;金光闪闪,照亮了谁的绒装;风儿呼呼,吹远了谁的忧伤。独自倚立在窗前,对着这轮玉盘傻傻地发着呆,也许灵魂早已出窍,直奔苍穹,停留在某一颗星空上,回望着过往的流年。或许是神游仙境,飘荡于某处欢乐谷、沉思于难舍难离画面。时光飞逝,儿时的记忆在前行的征途中,逐渐模糊,模糊而又清晰。都说记忆是又选择的,看来一点都不错,而如今对于她的爱、依赖不减于当年,更甚至说是与日倍增,突然往事历历在目,浮现于眼前。  那一日,我来到人间,不轻易间的一声啼哭,唤起了关于你对爱的释然。也许这份爱是一个女人于生具有难以割舍的情缘,更或者是因为那年特殊的缘故,你对我的关怀、爱戴、疼爱,可胜过一仗青大娘对何满子的疼爱百倍。真可谓是噙在嘴里怕咽了、捧在手里怕绊了,我就是您的心肝子、肥叶子、命根子,远不止这些呢,可以说是你生命当中继续的希望,我就是你生命的全部,是你活着的寄托。  自过完周岁,还在襁褓中时已被你深深地爱上了、狠狠地盯上了,特殊的年代、特殊的背景成就了一段不同寻常的历史。你跟他们可以说是因为我而闹疆了,意见不合便立马唇舌枪战,一切的一切还不都是因为我这个心肝宝贝蛋而起,一切的一切因为对我的疼爱、溺爱而引起。可以说是爱冲昏了头脑不顾一切、蛮不讲理,可是谁又会懂你的心痛呢?谁又知你这么拼命背后的故事,谁知呢?  如今我跨越古今,穿梭回转,游历于离恨天,翻阅了因缘前后果,查翻了人间巡回经,方知,方可一切大悟,如大梦初醒。翻身借佛光普照,琉璃庇护来到了那年你的身边,你说因为人世间这一遭因为某些事的不如意,造就了今生做为女人的你而言,一生要承受极大的悲痛,带给你无尽的烦恼与生命中的惋惜。但你与生俱来的母性的伟大、温柔、善良及对家这个词的眷恋与呵护,对子女爱恋并非因你女性的不全而有些许的减弱,你把痛苦、心酸埋在心底,把坚强、快乐、喜悦的笑声带给了周围的人儿。也许会有人说你霸道、说你神神道气,可是又有谁人能真正懂你,真正懂你内心不为人知的故事呢?谁知、谁知?  那一年,我重游人间。儿时的我不懂得什么叫做“心思”,什么叫做一个人心里的苦衷,可就在无意间,我想到了你对我们在临睡前讲过那些故事:汪祥卧冰、丁郎刻母、杀虎救母……一系列为人处世、孝敬父母故事,在我幼小的心灵中种下了尊老爱幼,漂亮待人的幼苗。如今想来,这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神呼其神而又显得自然而然。生活在封建没落贵族家庭的你,在一个地主阶层出身的你来说,这都是幼年时时空见惯之事,三岗五常,君臣伦理,咿咿呀呀如说似唱的《三字经》、《百家姓》更甚至你讲给姐姐们听的《烈女传》的故事,这些在一个封建大家族的小姐闺秀来说没什么大不了的。封建礼教文化对你的熏陶可见深远而功在千秋,可是你却斗大的字都不识一个,全靠博文强记,你在茶余饭后无聊之际讲的这些古经,恰恰弥补了如今文化中的不足。孝顺文化是不可磨灭又是不可抛弃的,而你在默默无闻中起到了传承文化,使其孝道之礼仪在不知不觉中得以传播。因为你把这些好东西熟记于心,萌发于肺腑,然后再加以自己时代的见解浇灌在我们新生的年轻一代身上,滋润我们贫穷而又渴望被春风化雨的滋润,我们幸福而又快乐的成长在温暖而又温馨的天空下!  摇动法船,不为超度,不为涅槃,只为这世事尘缘。这一世当留下的串串涟漪,飘散在大海的爱恋之中,当我再一次游历于人间时,我也顿悟了,懂得了人世沧桑的一些世事的沧桑,也会倾听人们谈笑风生的结语,懂得了推敲人的思想及谈话的意图,然没来得及总结时,听到了你的诉说,原以为与余优森一起听你讲的古经,谁知道于今却成了真实的上演。   我与尘缘就此结了不可开交的夙愿。记得这是,一雨天在树下遇见:香山老母赐予人间救疾苦百姓的一封信,内容是这样的(经后世传说改编)。天若大雨滂沱夜晚见,若东南方见火光冲天,次日若西方境界处紫气成山,傍晚时分西北方火花闪闪,又次日见南风大作,人间必有大患。须家家门前插柳、挂蒿,头上泼洒鸡血,以躲人间故弄玄虚,欺骗上苍的“浮夸风,瞎吹嘘”。  信的内容是简单,可是谁知、得这封信的艰难。  是日也,在一大雨倾盆的午后,余优森在求学的路上,途经一座无名氏大山,在山路弯弯处遇一白发苍苍的老奶奶一手牵着黄口小儿,一手提着个大包袱,两人眼睛炯炯有神闪现些灵光,在等待着什么……。小孩目不转睛的盯着余优森,余优生当时二八少年,正书生意气,风发向上,见小孩满脸的期盼与渴求,他灵机一转……。虽然老奶奶看似历经风雨的浸泡,依然容光满面,走起路来神情俊朗,步伐非常人能可及。  此刻于风雨中,一老,一少,一青年。只是老人已是两手空空,而书生的他,背负小孩,背起手来相勾勒着,且还攥个沉甸甸的大包袱。想必湿漉漉的大包袱里面有可供饱餐的美食,或者是换洗的衣物,更或者说是金银财宝哈……!一路同行已过数里远,一老一少一书生,始终一前一后。  未有半句搭讪,走了不知多久只见日头西斜,书生估摸着已是晚饭时分,但不见有村庄或者客栈,唉、就连炊烟不见。三人依旧行程于荒山野岭,越走越糊涂,越走越迷茫,书生似乎忘记了自己要去哪里?去干什么此刻都不知道了,茫茫然向前。不知是饿的还是被着诡异的地方奇异的两人吓的,只说当下牛鬼蛇神,随处可见。突然书生开口笑嘻嘻但依旧步伐不缓,轻轻地说道:“老婆婆,走了这么长的路了,不乏吗?如今已过了晚饭时分,而咱们三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,这如何是好啊!”老婆婆和蔼地道:“小伙子不错嘛!我们都走了七天七夜了,看来老朽给你吃的灵草仙药还可以啦,”“什么‘灵草仙药’”书生道。书生迷迷糊糊中记得,在一雨天,遇见一老一少,见小孩实在可怜,于是背起他与老者同行,不知什么时候自己身上带的干粮已吃完,而如今听老婆婆说已七天多没休息了,可吓傻书生了,只见他顿了顿神,强做镇静。  书生想到,在临走前有个小姑子送他一布袋,说里面有几块干牛皮,关键时刻可救挤。他边走边想起了小姑子说的话,承自己此刻还神志清醒,赶快看看,这布袋里是何物,他一手拖着小孩提着包袱,悄悄地将另一只手神不知鬼不觉地磨蹭到怀里,去取那个布袋,由于淋浴的缘故,小布袋此刻已变的大了起来。当他快要取下膨胀的布袋的瞬间,老婆婆停下步履道,是时候休息会了,说时迟、那时快,老婆婆的话音未落,书生的他差点撞到老婆婆的身上了,只见手里的布袋已被老人家全看见。老婆婆见他已将小布袋举在面前,笑呵呵的道,年轻人真是有心,送我牛肉干哈,就不客气了!他明明要打开看看里面装的是什么,却这凑巧被老人家拿去,他强压住气愤,笑呵呵道,孝敬您老人家,不知可合胃口否?老人没说话,只是顺手接过小孩,放在地上一同分享美食--小布袋里的牛肉干了!  无奈,他抬起头看时,只见他们深处在一大峡谷,两岸岩石如刀切割,苍松翠柏遮天蔽日,不见日月,再向前方看去,只听水流湍急,或许由于他在想事,竟忘记查听所处之境。他看山听水竟忘却老人的存在,哈哈哈……的笑声打断了他的思绪,只听到铿锵有力的声息道:“年-轻-人-好样的,先人后己,老朽佩服-佩服呀,你把嘴张开……”他看没来的急缓神时,一粒豌豆大小的药丸已进入他的喉咙,当他看老人时,只见老婆婆笑眯眯的眼神,甚是神秘、以及此刻让他感到诡异,或者说开始害怕。可怜的余优森,当年发下的宏愿,留给小姑子的纸条,衣锦还乡此刻难道要命丧不知名的地方,害怕,恐惧油然而生!  修正片刻,老婆婆起身前行,他又一次背起小孩拎起沉重的大包袱,跟随着老婆婆前行,无神的没目的地跟着老婆婆前进,再前进。可怜的他好似无魂的鬼,又好像落魄的神,失去众望仙,此刻只能跟随着别人,前行再前行!只听越走流水声越大,越走越阴森,恐怖,甚至他的脑海中想到了死亡,终结此生,但他回头又想就这样死的不明目,死的不值,说不定这老者带他成仙,或者助他完成宏愿,衣锦还乡方可十里红妆呢!想着想着,紧绷的悬着心又一次回归平静。  这一次他与老婆婆可不是一前一后,而是他离婆婆好几仞远,当他忐忑的心重归平静时,只见老人在一处高地徘徊,脸上好似缠绕着几丝急躁的神色,孩童依旧如故,期盼、笑哈哈,不过当看到婆婆在望着瀑布对着悬崖的瞬间笑的更加憨态,眼睛里发出可喜的目光,不过转眼间又一次将目光集中在书生身上。难道说…要……要跳下悬崖或者淌过瀑布就是佛曰涅槃或者花果山水帘洞天,小有福地是也!不,不,不一定大脑在发热,中枢神经在高空瞬间的麻痹,以至于幻想浮现。  这时也怪,一直沉默的小孩说话了,用他那童声童气的语调到,书生大哥,只要你背我和奶奶过了这道瀑布或者渡过这劫,咱们将会功成圆满,可成大道。  无奈,退又不知去向,跳下去未必就是死!放下包袱,只背着小孩后退数步,疯狂地跑了出去,只听老婆婆大声说道:不可、不可,咱三同宿命,只有三人同行,方可功成!好吧,方如今没有选择的选择。按照老婆婆的决定,小孩抱着包袱,婆婆背起背起小孩,书生背着婆婆,倒退百余步,吸一口气,用尽生命的气息,狠跑出平生的速度,成败就此一举。说也奇怪,背着婆婆、小孩、包袱到是空身一人轻松多也,且速度是平时数倍,呀……啊,我来也,随着狂吼,三人一包袱顺着水流而下,此刻他感到风在切割他的脸、鼻、耳、舌、身,甚至瓦解他坚强的求生的意志。他在还未失去直觉瞬间,好像听到一老一少说着些什么、迷迷糊糊中好像是说,出了这舍身崖过了这回头岸就别了离恨天,咱带这有缘人就算过了此劫,剩下的罪孽如何渡过,全靠他的造化了。  朦朦胧胧中他失去了知觉,当他醒来时,已到了一家房舍处。他早已是饥肠辘辘了,三人来到了一房屋门口,书生直奔上前,房门是敞开着的,从屋里飘出大米的清香,当他伸着鼻子,闭着眼贪婪地吮吸着饭香时,只听见他身前、后,老人小孩哈哈的大笑声!他似乎觉察到什么不对劲,随之也跟着哈哈大笑起来。当他抬头看时,只见一古稀之年的老爷爷笑盈盈地迎了出来,道:“远方贵客,快快进寒舍。”屋内陈设及其简陋,一桌两椅一老聃画像,桌上一香炉,燃着一柱香。侧面是一柜一床一被一枕头,窗口对面一副田园风光旖旎,一双蝴蝶奇异地飞在冬天雪地里。  似乎好生奇怪,又不知出在哪里,先管他呢,先吃饱再说其他!不知此地是何地,管他好与歹,热腾腾的大米饭、香滋滋的青菜,且不管他人吃相,先填饱肚子!饭饱茶后,小孩已安然熟睡,而两老者闭目养神,似乎在说些什么,懒得去搭理呢!书生不知该如何是好,只左看看两老者,又右瞧瞧熟睡的小孩,无聊、困意。他两眼发呆,竟不知自己所处何地,只听一个空灵而又悠长有力的声息道,睡去吧,睡去吧!  朦朦胧胧中,他好像听到谁在说话,孩子此间事已了,咱们缘分就此作别,若以后还遇见,再续,记得书信,看你造化。他摸着头,揉着眼,原来余优森放牛时,恰逢大雨,迷糊间睡于大树下,一梦而已。他还在想,我这是在梦中还是现实中,只听远处几声咩咩的牛叫声,起身时,只见一大包牛皮叠成四方形,他顺手捡起,牵着几头牛回家了。  他回家后将此梦告知与好伙伴,打开这张牛皮,只见上面写道:世间人皇不守正道,故弄玄虚,将大祸临头,此走这一遭,念上苍有好生之德,于某年某月将会天降大灾,地上瘟疫横生,尸体遍及田野,今冒天下之大不为,而与有缘人修此一书,以避后患,好自为之,好自为之。  方如今,我游历与人世,再次听此故事,而您却不只去向,犹如我曾经被疼爱般,您犹似那丢下书信救人间疾苦的好人,已不知了去向,不知去向!  离恨天,可见流星闪闪,太多的也许假设,如果的如果都将是假设,所有设下的迷局,其实离恨天,也难见答案。一切都空欢喜一场,岁月犹如梦,一切空空而来,结果还是空空而去,身不染尘。  春花如梦,终就敌不过那一世秋月的凉风的扫荡,只随风而逝。   共 4775 字 1 页 首页1尾页

包茎手术后的护理重视事项有那些
昆明好的治癫痫病医院
抽搐晕厥没吐白沫是癫痫症状吗
标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