潮州信息港

当前位置:

面朝大海,守望幸福

2019/10/19 来源:潮州信息港

导读

摘要:幸福在哪?到底有没有?有些人恐怕一辈子也找不到真正属于他的幸福。幸福当然会有,只是没有那么简单和肤浅 。新鲜感和兴奋感都不能当真幸福,

摘要:幸福在哪?到底有没有?有些人恐怕一辈子也找不到真正属于他的幸福。幸福当然会有,只是没有那么简单和肤浅 。新鲜感和兴奋感都不能当真幸福,那只是一种燃烧,注定会转瞬即逝。幸福是另外一种东西,它直接与我们的心灵有关,与一切世俗的,物质的东西没什么必然联系。 回到公司,馨重复着千篇一律程序般的琐碎,提不起往日的工作热情。她常常把自己紧锁在一个人的小屋,生怕都市的喧嚣和浮华袭卷全身,担心生活的混沌和身心的疲惫会日渐模糊自己的双眼。她比以前更沉默了,昔日美丽而沉稳的脸上写满焦躁与不安。

馨无法对未来有个明确的定位,她习惯了去看佛学、道教之类的书,尝试着在百无聊赖的日子,默念似懂非懂的禅经打发慵懒的时光,以此来陶冶自身浮躁的性情,调整波动的心理状态。淡漠了人生的欲望,肆意渲染着善良心灵深处的无为思想。同时在困顿中不忘麻痹自己,计划思索着人生今后的路途,期待有朝一日事业有成时皈依佛门,彻底肃清累累伤痕的灵魂尽头那些许阴霾。

公司租用的公寓离海边很近,假日海滩公认是海口滩,馨偶尔停歇哀伤亦是情侣们常去的地方。吃过晚饭的她心神不宁,此刻馨的心理其实不知自己该要什么,或者都不愿放弃。形影相吊的黄昏顷刻变成黑夜,落单的孤影从拂晓走到清晨,阳光和月色映射出与她心情相似的底片。一个人的海边,天空只会偶尔是湛蓝的。看着形形 恋爱中的男女,还有旁侧父母襁褓中嬉戏的孩童,每个人的脸上写着惬意。听潮涨潮落,海浪不断拍打暗礁溅起的层层浪花,唯独馨是孤独的,任由潮水溅没鞋跟,漫上膝盖她仍熟视无睹,知觉嘎然麻木了,心境依旧沉沦着......朵朵浪花如同敲打在她脆弱的心坎上,让她清晰感受到从未有过的震撼。迎面飘来习习冷风,扬起馨落叶红下胡乱拼凑的裙裾,她冬日里游魂一样,宛如烟花般寂寞。

她一贯的处事风格改变了许多,曾经聪明,爽朗,大气的美女经理仿佛人间蒸发。馨的反常同事们为她揪心,她谢绝并否定爱情,甚至怀疑周围的一切,从前才女的理性荡然无存,温顺变得随心。在她心里,丈夫童仿佛走了很久,似乎随同她受伤的心死去;馨抱怨童偏离于她人生轨道、飘忽她生活节拍之外,不解知性女人的风情,曼妙笑颜随着童不可理喻的暴虐变得容颜憔悴。馨渐渐患上了抑郁综合症,她时常茫然地想着重复的问题,周旋于过去,现在和将来之间,心态平和的时候天晨是她且忠实的聊者。

乔治.卡伯曾说:“只要充分展示了无私的爱,无论世事如何改变,每个人都会坦诚相见,向您敞开心灵的秘密。”一举一动的落差,隔屏相望的天晨看在眼里,急在心里。他无时无刻不思索着带馨穿越困境的那条路。起风了,海路上的渔船还在摸索中迟疑着,寻找那盏隐约可见的指路航灯。和许多家庭类似,天晨是个传统的男人,也曾轻狂的单纯,想着如何死心塌地爱妻子,哪怕受尽委屈他也只能憋在心里,走不出失败的婚姻,身边朋友的不理解乃至冷落令他不安,网络成了他信赖的倾诉对象。他在滔滔心情里曾这样写道,“人不是因为相爱而相遇,而是因为相遇才相爱的。”天晨相信命运就像辘轳,幸福尽在千回百转的掌握之中,时间能将恩怨化繁为简,伤痛可以了无过痕,关键是个人的生活态度。天晨是无神论者,信奉责任至上,相信人活着只是赎罪过程,等责任与罪孽相抵时,死亡的婚姻或爱情自然将土崩瓦解。

爱能孕育有力的动机,它存在于极富价值的目的之后,是升华人格境界的推动力量。旧式家庭颠覆了馨的爱情,背离了传说意义上永恒的誓言,同时碾碎她青春年少时苦苦追逐的完美生活。离童渐远,思念天晨,偌大的世界留给馨一个人,她时常感到寒冷、孤独与寂寞,在爱的法庭上馨无可救药,似乎已被判了无期徒刑。如同天晨,馨喜欢一个人的酒吧,灯火阑珊处,狂醉酒醒时,心还总想向天空借双翅膀,飞得更高,分手也是无法避免的的解脱。女人的尊严和苟存的梦想让馨无路可逃,她决心叛逃中国式婚姻枷锁的桎梏,追求内心向往的爱情和崭新的生活。

七年之痒,一路走来,没有承诺,不说放弃!验证了那句老话,“牵手就别轻言放手”。然而,爱转角遇见天晨,似曾相识的感觉,是否值得好好去珍惜?馨曾无数次在心里告诫自己,不去走这条让世俗另眼相视的路,它不是坦途,女人亦经不起摔打。然而,女儿筠4岁生日那年,馨只身一人毅然搭上广州开往成都的列车,一路上,都市里色彩斑斓的楼群和绿草萋萋的林间蛙鸣她无暇顾及,一直以来晕车晕船的坏毛病,或许因为思绪的翻滚,矛盾情结的暗涌也无法重现,预计一周的行程在和平协商的氛围中,短暂的两夜三天便尘埃落定。馨和童彻底分开了,不再剧烈的争吵,也没有问心有愧的责难,她们心里清楚,这一天迟早要来的,重要的是能否有勇气笑着去面对。天晨的骤然单身,男人身上体现的人格魅力,浪漫以及光芒给了她足够的勇气和活下去的信念,默契心灵的不期而遇加速了她们婚变的进程,童从此不再是馨追寻幸福,实现梦想的牵绊......

安顿好工作,馨和天晨决定南迁,相约做一对相依为命的候鸟,适当的季节飞往南方筑巢,且抛开尘世间的烦恼,自由自在地生活,为暮秋凄美的爱情缠绵下半生。不久,她们买下一栋靠海的房屋,尽管简陋的骑楼和年轮的印记一样显得沧桑,但布局错落有致,其中一间屋子有扇朝北的窗,打开可以直接面朝大海,远处瞭望海天一色。据说是天晨家的房屋,骑楼的顶端还留存着能工巧匠们精雕细琢的浮雕轮廓,门前古街与骑楼汇成狭长的“品”字形状,居住人群的稀少显得尤为清静,但破旧的石阶和斑驳的苔藓褪不去小镇昔日没落的繁华。

馨躺在与人寰几近隔绝的骑楼,静夜里聆听大海的私语,黎明时分静赏不远处的惊涛拍岸,仿佛回到记忆里魂牵梦绕的江南水乡。海边沉睡又觉醒的骑楼古色古香,齐整、安详地连成一排;素雅的仙人球还在寒风中颤栗着,花开花谢,荣辱不惊。漫步在骑楼四季如春的海滩,天空不时惊现海鸥与浮云试比高的靓丽图画,风景独好地勾勒出精妙的别致一隅。敢问,理想中完美的境遇,以及喜悦倾城的感觉,可否让淡然幸福的馨和天晨印象一生?!

【写在后面】幸福在哪?到底有没有?有些人恐怕一辈子也找不到真正属于他的幸福。幸福当然会有,只是没有那么简单和肤浅。新鲜感和兴奋感都不能当真幸福,那只是一种燃烧,注定会转瞬即逝。幸福是另外一种东西,它直接与我们的心灵有关,与一切世俗的,物质的东西没什么必然联系。

共 2451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作者写的小说面朝大海,守望幸福。这是一篇情感题材的小说故事,故事的主人翁馨,以她情感为线索。作者在故事结尾里写到,【写在后面】幸福在哪?到底有没有?有些人恐怕一辈子也找不到真正属于他的幸福。幸福当然会有,只是没有那么简单和肤浅。新鲜感和兴奋感都不能当真幸福,那只是一种燃烧,注定会转瞬即逝。幸福是另外一种东西,它直接与我们的心灵有关,与一切世俗的,物质的东西没什么必然联系。这正是我们关注的。【编辑:王万兵】【江山编辑部 精品推荐201002017】

1 楼 文友: 2010-01-20 09:20:56 作者写的小说面朝大海,守望幸福。这是一篇情感题材的小说故事,故事的主人翁馨,以她情感为线索。作者在故事结尾里写到,【写在后面】幸福在哪?到底有没有?有些人恐怕一辈子也找不到真正属于他的幸福。幸福当然会有,只是没有那么简单和肤浅。新鲜感和兴奋感都不能当真幸福,那只是一种燃烧,注定会转瞬即逝。幸福是另外一种东西,它直接与我们的心灵有关,与一切世俗的,物质的东西没什么必然联系。这正是我们关注的。 广东省青年产业工人作协会首席特约副秘书长,贵州省作协终身会员,广东省作协会员《作品》网络版编辑,中国作家村作家工作室成员,观音山文学社副社长兼贵州分社社长,《塘厦文学》特邀副主编。《新文报》总编

遵义治疗早泄医院
浙江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
三门峡治疗包皮过长方法
遵义好的男科医院
浙江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
标签

友情链接